工信部:十二五應加快推進工業轉型升級
  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發布時間:2012年02月02日 點擊數: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要求,牢牢把握發展實體經濟這一基礎。工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是實體經濟的主體。“十二五”時期,我們必須堅持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加快推進工業轉型升級,在探索新型工業化道路上邁出實質性步伐。

一、深刻認識轉變工業發展方式的戰略意義

“十一五”時期,我國工業獲得了長足發展,工業整體素質明顯改善,國際地位顯著提升。從總量看,“十一五”時期,我國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11.3%,2010年達到16萬億元,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40%。截至目前,500多種工業產品中我國有220餘種產量位居世界前列,製造業增加值占全球的19.8%,規模位居世界第一,是名副其實的全球製造業基地和世界工廠。從結構看,淘汰落後產能取得積極進展,重點行業產業集中度明顯提高,中西部地區工業增加值占全國比重不斷加大,規模以上企業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累計下降26%、用水量下降36.7%,工業化學需氧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別下降17%、15%。與此同時,我國工業自主創新能力明顯提升,載人航天、探月工程、高性能計算機等一批重大裝備和關鍵技術取得突破,為我國搶占全球產業製高點和培育國際競爭新優勢創造了條件。特別是在應對國際金融危機中,我們堅決貫徹中央一攬子計劃措施,在較短時間實現了工業增速“V”型反轉,為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十二五”是中國工業發展的關鍵期。一方麵,全球經濟正處在大變革大調整中,我國工業發展的國際環境和形勢麵臨著深刻變化。一是世界經濟增長模式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國際金融危機影響仍在持續,主權債務危機還在蔓延,世界經濟增速減緩,貿易保護主義有所抬頭,來自發達國家“再工業化”和新興經濟體的同質化競爭壓力加大,對工業發展提出了新要求。二是全球產業結構在科技創新推動下正在進行深度調整。近年來,全球科技創新和技術革命步伐加快,信息網絡、生物、可再生能源等領域醞釀新的突破,主要國家抓緊培育發展以綠色、低碳、高端為特征的新興產業,圍繞新興產業的國際競爭將更加激烈。三是工業生產方式加快變革。信息網絡技術的廣泛應用促進了生產性服務業的迅速發展,柔性製造、虛擬製造成為世界先進製造業的發展方向,全球化生產和組織模式成為控製全球價值鏈的關鍵。

另一方麵,我國工業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日漸突出,嚴重製約著工業發展方式轉變和轉型升級。一是自主創新能力不強,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研發投入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僅為0.69%,關鍵核心技術及裝備主要依賴進口。二是產業結構不合理,部分行業集中度偏低,產能過剩問題突出,產業布局與區域能源資源和環境承載能力不相適應,中小企業發展活力有待增強。三是工業增長過度依靠投資拉動和出口帶動,過度依靠資源能源消耗和低成本要素投入,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過高,生態保護麵臨巨大壓力。四是企業核心競爭力不強,生產效率和經營效益不高,缺乏具有較強國際化經營能力的大型企業集團和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著名品牌。五是工業行業管理基礎薄弱,推進工業節能、淘汰落後、兼並重組等管理手段亟待充實,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發揮不足。

盡管我國經濟發展方式轉變麵臨著諸多挑戰,但總體看,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工業發展的空間和潛力仍然巨大。“十二五”期間,我國城鎮化率將超過54%,內需主導、消費驅動、惠及民生的政策措施將推動居民消費能力擴大和消費結構優化升級,城鎮化進程和居民消費結構升級為我國工業轉型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此外,“十二五”期間,隨著我國開放型經濟體係不斷完善,信息化、市場化和國際化持續深入發展,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日益成為工業發展方式轉變的強大內在動力。

二、“十二五”時期推進工業轉型升級的總體思路

加快推進工業轉型升級既是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的根本要求,也是實現從製造大國向製造強國轉變的必由之路。“十二五”時期,我們要緊緊圍繞科學發展這一主題和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這一主線,推動工業發展由注重規模速度向以質量和效益為中心轉變,由消耗傳統生產要素向更多依靠科技進步、勞動者素質提高和管理創新轉變,由依賴投資、出口拉動向依靠消費、投資、出口協調拉動轉變,由外延粗放式向內涵集約型轉變,把工業發展真正建立在創新驅動、集約高效、環境友好、惠及民生、內生增長的基礎上,不斷增強工業核心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為建設工業強國打下更加堅實的基礎。為此,我們要著眼於“五個體現”,合理製定“十二五”時期工業轉型升級的主要目標。

一是體現質量效益。處理好轉型升級與發展的關係,綜合采用工業增加值增速、工業增加值率、全員勞動生產率、質量品牌建設等測度指標,推動工業發展模式向質量效益型轉變,既要保持工業較快增長,更要著力提高工業附加值水平。

二是體現自主創新。針對工業自主創新能力不強的突出問題,著力提高工業企業尤其是重點骨幹企業研發經費支出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著力提高擁有科研機構的大中型工業企業比重。

三是體現協調發展。優化工業行業結構、布局結構、組織結構,提高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占工業增加值比重,提高鋼鐵、汽車、船舶等規模經濟行業的產業集中度,提高中西部地區工業增加值所占比重,進一步增強中小企業發展活力。

四是體現融合發展。一方麵,圍繞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進一步提高主要行業、大中型企業信息技術應用水平;另一方麵,圍繞軍民融合,顯著提高軍民資源開放共享程度,不斷擴大軍民結合產業的規模和空間。

五是體現可持續發展。要按照資源節約、環境保護、安全生產的要求,製定科學合理的工業能耗、水耗、二氧化碳排放、主要汙染物排放、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率等指標,強化目標的落實和考核。

三、“十二五”時期推進工業轉型升級的重點任務

“十二五”時期是我國工業轉型升級的攻堅時期。轉型就是轉變工業發展方式,實現由傳統工業化向新型工業化道路轉變;升級就是全麵優化技術結構、組織結構、布局結構和行業結構,促進工業結構整體優化。“十二五”時期,我們要按照構建現代產業體係的本質要求,科學合理地確定轉型升級的重點任務。

增強自主創新能力。自主創新是加快推進工業轉型升級的中心環節。要大力推進原始創新、集成創新和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支持企業真正成為技術創新的主體,在著力突破共性及關鍵核心技術的同時,加強創新型人才和技能人才隊伍建設,為工業轉型升級提供重要支撐。

加強企業技術改造。技術改造是促進企業走內涵式發展道路的重要途徑。要充分發揮技術改造投資省、周期短、效益好、汙染少、消耗低的優勢,運用先進實用技術和高新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產業,促進新技術、新產品和新業態發展,通過增量投入帶動存量調整,優化工業投資結構,推動工業整體素質邁上新台階。

提高工業信息化水平。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是走中國特色新型工業化道路的重要內涵。要創新信息化推進機製,推動信息技術深度應用,加快發展支撐信息化發展的產品和技術,全麵提高企業信息化水平,帶動工業發展方式轉變。

促進工業綠色低碳發展。發展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工業是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的重要內容。要圍繞設計開發生態化、生產過程清潔化、資源利用高效化、環境影響最小化,大力推進工業節能降耗、減排治汙、清潔生產,發展循環經濟和再製造產業,積極推廣低碳技術,加快淘汰落後產能,構建資源節約、環境友好、本質安全型產業體係。

實施質量和品牌戰略。提升質量品牌是工業轉型升級的必然要求。要著力抓好品種開發、質量提升、品牌創建和服務改善,引領和創造市場需求,加強自主品牌培育,加強工業產品質量安全保障,不斷提高工業產品附加值和競爭力。

推動大企業和中小企業協調發展。要圍繞形成資源配置更富效率的產業組織結構,推進企業兼並重組,在規模經濟行業形成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企業大集團;加快完善中小企業服務體係,促進“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發展;加強企業管理和企業家隊伍建設,提升企業經營管理質量。

優化工業空間布局。要按照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要求,加快調整優化工業生產力布局,促進產業集聚發展,引導區域產業協調發展,創建一批特色鮮明、創新能力強、品牌形象優、配套條件好、節能環保的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範基地,形成若幹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產業基地。

提升對外開放層次和水平。要適應對外開放的新形勢,提高工業領域利用外資水平,注重引進先進技術裝備,著力推動加工貿易轉型升級。要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鼓勵企業向境外轉移生產能力,開展境外能源資源開發合作,提高在全球範圍配置資源和整合價值鏈的能力。

四、努力營造有利於工業轉型升級的環境

工業轉型升級能否取得實效,關鍵在於完善政策法規和體製機製,健全轉型升級長效機製,努力營造有利於工業轉型升級的製度環境。

健全相關法律法規。要圍繞轉型升級重點任務,在產業科技創新、技術改造、節能減排、兼並重組、淘汰落後產能、質量安全、中小企業、軍民融合等重點領域,製定與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加強民用飛機、軟件、集成電路、新能源汽車、船舶、高端裝備、新材料等戰略性基礎性產業發展的法律保障。

加強政策引導和財稅支持。要製定和修訂重點行業產業政策,抓緊製定新興領域產業政策,加強產業政策和財稅、金融、貿易等政策的協調配合,研究製定針對特定地區的差異化產業政策,製定發布重點領域產業發展指導目錄和產業轉移指導目錄。當前,特別是要著力落實相關財稅政策,在消費信貸、小微企業融資擔保、企業兼並重組等領域加強和改進金融服務,推進中小企業服務體係建設。

深化體製機製改革。加快轉變政府職能,不斷創新工業管理方式和手段,更好地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加快推進壟斷行業改革,形成平等準入、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健全國有資本有進有退、合理流動機製,促進國有資本向關係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領域集中。完善投資體製機製,落實民間投資進入相關重點領域的政策。落實企業境外投資自主權,支持國內優勢企業開展國際化經營。